电容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容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奈瑞儿无奈的美丽的陷阱消费者投诉多

发布时间:2020-03-04 17:20:40 阅读: 来源:电容器厂家

来源:中国商报知识产权导报 | 作者:邓代保 本报记者 智文学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女性对美的追求更为执着甚至痴迷,以致诸如美容、护胸、塑体等美丽事业异军突起,蓬勃发展。然而,高额利润诱惑的背后,也不乏有许多美丽的陷阱。

被称为中国美容院连锁明星、以中高端女性为目标客户的奈瑞儿,创立于上个世纪90年代,由于香港TVB当家花旦、国际巨星佘诗曼曾作为其品牌形象代言人、通过网络评选形象代言人等多种造势和五花八门的广告宣传,奈瑞儿吸引了众多爱美女性,其发展可谓如火如荼,从中山到广州,从广州到深圳如今,64家奈瑞儿连锁分店遍布珠三角地区。

奈瑞儿曾分别获得中国美容化妆品行业连锁百强企业和优质服务美容院等荣誉称号。然而,在这美丽动人的外在形象和一个个绚丽光环的背后,竟是一个个女性美梦破灭的开端。

2010年3月18日,在深圳务工的杨小姐面对五花八门的广告诱惑,在奈瑞儿深圳沙井店一位刘姓经理的介绍下做了一个疗程的美胸护理:弹性修复20次1.44万元、乳腺疏通30次2.85万元、胸部定型30次2.88万元然而,在奈瑞儿的高额消费不但没有实现所谓的胸部疗程搭配方案效果,反而使乳腺由轻度增生变成乳腺囊性增生、乳腺下垂。

张小姐提起她26万元的消费经历至今仍懊悔不已。本来去深圳东门一家店铺购买魔力挺内衣的张小姐,收到商家送她的一张奈瑞儿塑身美颜免费体验券。在奈瑞儿深圳黄贝岭店的体验过程中,奈瑞儿的美容师杉某告诉张小姐,她的胸部有很多的颗粒和肿块,并叫来她们店里的经理和店长帮她检查了一下,说她的胸部长了纤维瘤,而且非常严重。并称:你这个纤维瘤只要通过我们公司的产品、手法及仪器就可以消掉了。为此,张小姐根据奈瑞儿杉某等的建议做了4800元10次的活血护理,当10次护理将要做完的时候,杉某等又要她把全身的经络先打通,胸部的毒素才能排出去,纤维瘤才能消掉。

奈瑞儿设计的陷阱相当精密。一位受害人的老公陈先生通过了解多名受害者的情况后告诉记者,奈瑞儿首先通过佘诗曼等公众人物充当代言人及铺天盖地的广告诱惑消费者,又以购买魔力挺内衣赠送奈瑞儿免费体验券为饵引诱消费者,最后利用精神恐吓手段迫使消费者就范。

湖南籍的段小姐向记者叙述了她在奈瑞儿的消费经历。她当初订了一件摩力挺内衣,送货的说有免费二次护理,她根据送货人提供的地址找到了深圳南新路口的奈瑞儿,在做免费护理的时候护理师不停地推销护理项目,最后经不起她们的诱惑办了张做腋毛的卡,价格是3800元30次。她去护理了3次之后,由于该店搬迁至海岸城就有一段时间不去了。大约在2011年9月,她再次去海岸城奈瑞儿做护理,可工作人员说现在已没有这个项目了,要她再补920元做10次胸部护理。在做护理的过程中护理师又诱导说,你胸部有好多的结节和硬块,光做疏通达不到效果,要做溶解和代谢三个一起配合才有效果,正好这个星期有优惠,原价6400元做10次的现在只需3200元。于是,段小姐再次交了6400元做20次。交钱后继续做胸部护理,这时又来了个李经理对她说,如果一天交够1万元的话就可以享受八折优惠,她接着就补足了1万元。但做完30次胸部护理后,却没见一点儿效果。

奈瑞儿的人绞尽脑汁骗财。段小姐拭着泪水说。当她告诉奈瑞儿护理师没钱了,她们竟然说可以办信用卡透支。在给她做所谓淋巴护理时,护理师擅自做主给她做所谓温宫项目的产品,说是从别的顾客那里偷过来的用品给她免费做,而她们做完之后就硬要她办温宫项目的卡。她当时不想办,她们又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进行语言轰炸,说她宫寒会导致月经不调、经量少,甚至会影响生育。根据段小姐提供的材料显示,她3个月的时间共在奈瑞儿消费了42.138万元。

当记者问这么昂贵的消费,用的是什么护肤产品时,段小姐直言是一个小小的塑胶杯装的透明液体和一个小玻璃瓶装的当归油,未标明牌子。当时,她问过护理小姐用的是什么东西,但护理小姐说这是公司机密不能说。

针对上述情况,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律师告诉记者,若这些情况经调查属实,那么奈瑞儿的行为就涉嫌构成团伙诈骗罪。

中国商报记者先后两次通过传真给奈瑞儿总部发采访函,均没有答复接受采访,针对记者所提出的采访提纲,其广州总部的一位李姓女工作人员称要以书面形式回答,但截至发稿时仍未见书面回复。记者到奈瑞儿深圳黄贝岭店采访时,一位姓毕的负责人大声呵斥记者不准采访。

根据记者反映的情况,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安排采访了其下属的罗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该局办公室的一位彭姓小姐告诉记者,他们知道的关于奈瑞儿的消费投诉有3件,并说好像这方面的投诉应由药监局管。

关于消费者对奈瑞儿的投诉,深圳市人大代表、罗湖区消协的杨剑昌科长十分重视,并在电话中坦率地告诉记者,奈瑞儿的问题很复杂,涉及到方方面面,黄贝岭市场监督所共接到关于奈瑞儿的消费投诉26人次,但在其手中掌握处理的只有3人次,通过多次组织调解仍无结果。杨剑昌科长认为,一部分问题应由药监局管,另外一部分问题可能还应由公安部门介入,最好由市里组织相关职能部门统一协调处理。

辽宁劳保工服定制

莱芜制做防静电工服

吉林订做防静电工作服

相关阅读